芒果网预订电话:40066-40066 或 0755-33340066
当前位置: 主页 > 水果奶奶论坛 >

晚上偷锯希腊神庙运回国,巧取豪夺他国国宝占

时间:2017-08-31 22:51来源:未知 作者:the weeknd 点击:
日前,《大英博物馆百物展:浓缩的世界史》在上海博物馆展出。「游世界,逛大英博物馆!」这是大英博物馆的口号。从大英博物馆800多万件藏品中精选出100件(组)展品,向世界观

日前,《大英博物馆百物展:浓缩的世界史》在上海博物馆展出。「游世界,逛大英博物馆!」这是大英博物馆的口号。从大英博物馆800多万件藏品中精选出100件(组)展品,向世界观众讲述人类文明的历程,令人叹为观止。不过话说回来,大英博物馆获得其中某些人类文明瑰宝的手段,却称不上光明正大。

正当的馆藏取得方法——捐赠与购买

「Museum」一词来源於希腊语,原本是用来称呼崇拜文艺女神(Muse)的宗教团体。西元前300年,托勒密一世在埃及亚历山大修建了「Museum」,将他多年的收藏放置於此,还招揽了欧几里得(Euclid)、阿基米德(Archimedes)等大名鼎鼎的学者。虽然这个由图书馆、动植物园以及众多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奇珍异宝所组成的学术中心日後在战火中付之一炬,但「Museum」渐渐与「博物馆」等同起来。在16世纪之前,各种奇珍异宝和艺术品都是王公贵族的私人收藏。1581年义大利的美第奇家族捐出办公厅所,成为後来的乌菲兹美术馆,是为近代博物馆的滥觞。

位於义大利佛罗伦斯的乌菲兹美术馆,是近代博物馆的滥觞。(图/Max Pixel)

至於赫赫有名的大英博物馆则源自西元1753年。这年,英国医生汉斯·斯隆爵士去世,享年94岁。此人不仅是一位着名的医生,更是一位大收藏家,他身後留下的收藏品近8万件,汉斯想将收藏品捐给国家,但生前未能如愿。他临终的遗愿是「强烈觉得有保存这些收藏作为一个整体供国家使用的必要性」。也是在这一年,英格兰议会通过《法案全书》,以发行彩票的方式筹集10万英镑作为大英博物馆建立的资金,并购买了一座十七世纪晚期的建筑作为大英博物馆馆址,汉斯的终生收藏才找到最好的归宿——他的收藏只以2万英镑的价格(大约是实际价值的四分之一)售予英格兰政府。6年以後,大英博物馆首次向公众开放。

经过250多年的苦心经营,大英博物馆的展品从7万余件升至今天的800多万件。按照官方的介绍,大英博物馆的馆藏珍品有两个来源:其一,是来自世界各地各界人士的捐献,而另一种,则是由大英博物馆在英国政府的财政支援下,动用自身资金,大量购进有价值的文物,借此丰厚充实自己的馆藏。

被称为大英博物馆「镇馆之宝」的「萨顿胡头盔」正是这样一件来路颇正的文物。1939年的夏天,在英格兰东部濒临北海的萨福克郡的一个名叫萨顿胡的小村落里,一位女士在一个土墩下发现了一处船葬墓。她随即把发现报告了政府,然後,整个国家都分享了寻找到巨大宝藏的喜悦。尽管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狂热的人们依然对此津津乐道——考古人员获得了20世纪英国最为令人震惊的一次考古发现。在一艘长约25米,中央宽约5米的西元七世纪左右的墓葬船里,发现了武器、甲胄、旌旗、金银等殉葬品,而其中最为有名的,正是被称为大英博物馆「镇馆之宝」的「沙顿福头盔」的残片。经过工艺人员的复原,这件头盔的完整复制品高32厘米,主要以铁制成,再以薄青铜片覆盖表面。这件头盔是斯堪的纳维亚样式,显示其生前的主人是一名来自古代北欧的武士——英国的盎格鲁-撒克逊征服者。西元六世纪起,在不列颠岛开始形成盎格鲁撒克逊人的七个小王国,这是英格兰历史上的战国时代,「萨顿胡头盔」很可能就属於其中的某一个国王。

被称为大英博物馆「镇馆之宝」的「萨顿胡头盔」的来路正当。(图/澎湃新闻提供)

豪夺罗塞塔石碑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展品的来源都是如此光明正大。在「日不落帝国」的鼎盛时代,正是依靠强大的英国皇家海军的保驾护航,大英博物馆才从拿破仑手中抢来了罗塞塔石碑(Rosetta Stone)。

罗塞塔石碑是埃及的重要文物,上同时刻有三种语言,包含古老的埃及象形文字。(图/澎湃新闻提供)

1798年,拿破仑率军入侵埃及。第二年,法国士兵在尼罗河三角洲的罗塞塔城拆除一堵旧墙,打通城堡墙基的通道时,偶然发现了嵌在墙体内的石碑。这块石碑诞生於西元前196年,是由埃及托勒密王朝的一群祭司制作的。当时年仅13岁的托勒密五世加冕一周年,为了证明自己王位的合法性,他命令祭司制作了这块石碑。上面除了写着自己应该成为国君外,还有不少为自己歌功颂德的内容,并用古埃及象形文、古埃及草书和古希腊文三种文字雕刻出来。

尽管拿破仑在陆地上战无不胜,纳尔逊带领的英国海军从海上切断了法国同本土的联系,迫使埃及法军在1801年投降。作为投降条约的《亚历山大条约》第16条规定法国人获得的埃及古物作为战利品由英国人接管,其中包括罗塞塔石碑、装亚历山大遗体的石棺和其它各样的古代遗存。法国人起初不愿意放弃他们的财富,当明白不得不放弃时,他们便撕去了包裹着石碑的柔软棉花,将它字面朝下丢弃(所幸石碑没有遭到进一步的破坏)。1802年,这块无价的玄武岩(118厘米高,77厘米宽,30厘米厚,重0.75吨)被英国皇家海军的「埃及号」运回英国的朴茨茅斯,最初由伦敦古物学会保管。同年,英王乔治三世将石碑同埃及第30王朝法老奈科坦尼布二世(西元前360-343年)的巨型石棺一起捐赠给大英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就此成立埃及文物部,对博物馆的埃及文物集中保存,并加以分类。

在大英博物馆埃及馆入口处,矗立的是正是这块对於埃及学的发展至关重要的罗塞塔石碑。自从西元5世纪末期开始,为了消灭埃及的「异教」,基督教会宣布使用古埃及文字是非法的,古老的象形文字被基於希腊字母的科普特文取代,随着11世纪埃及阿拉伯化的完成,科普特语成为只在科普特教会仪式上苟延残喘的宗教语言,与古老埃及法老的文字联系中断了。而在1822年,杰出的法国历史学家与语言学家,日後被称为「埃及学之父」的让-弗朗索瓦·商博良正是依靠罗塞塔石碑上的互为对照的三种文字,成功破译了失传千年的古埃及象形文字,也使得「罗塞塔石碑」成为「通往古埃及文明的钥匙」,成为大英博物馆的无价之宝。而在万里之外的埃及国家博物馆,其入口处矗立的却是这座石碑的复制品。2002 年埃及国家博物馆为庆祝建馆 100 周年,曾请求大英博物馆出借石碑到埃及展览一下,结果这个要求却遭到了拒绝。

「埃及学之父」让-弗朗索瓦?商博良。(图/澎湃新闻提供)

巧取希腊古文明遗迹

相比在战场上理直气壮获得的战利品「罗塞塔石碑」,大英博物馆获得另一件藏品,「额尔金大理石浮雕」的获得过程,就实在是有些底气不足了。

大英博物馆「额尔金大理石浮雕」的取得方式至今令人非议。(图/澎湃新闻提供)

1799年,第七代额尔金伯爵汤玛斯·布鲁斯(Thomas Bruce 1766-1841)带着家人仆从,乘坐英国海军护卫舰抵达君士坦丁堡担任英国驻奥斯曼帝国大使。当时正值18世纪中期兴起的「希腊热」在西欧方兴未艾之时,古希腊文化被看成是「古代文明的高峰」,「和谐、完善和完美人性的象徵」,「科学、理性、民主与自由的代表」,「欧洲文明的先驱和源泉」……这位额尔金伯爵获得了奥斯曼宫廷的考古许可,带着带着建筑师、画家还有制图者来到雅典。他们的目标是帕德嫩神庙——位於雅典卫城坐落的古城堡中心、石灰岩的山岗上的一座巍峨的矩形建筑物,雅典城邦为守护神雅典娜女神而建的祭殿。

位於雅典卫城的帕德嫩神庙。(图/澎湃新闻提供)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白天去养老 晚上回家住